少年好腰

宁愿为他跌进红尘

做个有痛觉的人

「末子」我买了

AnilJW_N:

nino米亞的浴桶第二发 虽然浴桶的出场不多……
——————


二宫今天出了一个泡温泉的外景。


虽然是在大街旁的铁桶里。


但是接受了这个羞耻的设定后,泡在热乎乎的温泉水里,感受着和煦而温暖的日照,二宫眯了眯眼,舒服地想睡去。


“松本先生,这边,啊,您小心。”一个很轻柔的声音小心翼翼地说着。


二宫张望了一下,闪亮的一看就造价不菲的西装套装,略略歪向一边的帽子,还有最标志性的墨镜。这不是号称拥有半个东京的山风集团总裁松本润吗?!


二宫一边感叹着这台人形金柜从眼前路过,一边想着他的浓颜还真好看,下巴的弧度也好,嘴唇的厚度也好,痣的位置也好,都超完美。


二宫正大着胆子观察着松本,冷不防那人却停下了脚步,向自己这边看过来了。


二宫怂怂地移开了视线。


“那个,我买了。”松本一开口,意外地是有点奶音的语调,软糯香甜的,和冷酷的形象完全不搭。


二宫在心中尖叫一声,超萌。


“松本先生,那幢大楼共36层,是去年建造完成的,造价大概是……”


“不,我说的是……他。”


二宫伸出手沿着松本手指指的方向对了对,发现正好是自己,“唉??我吗??”


要不是顾及还在大街上,二宫差点惊吓得从浴桶里跳出来。





随后二宫就被连人带桶运到了松本的豪宅。


一路上他脑补了好几出「霸道总裁爱上我」,「有钱金主包养我」,「霸道总裁的双面人格」之类的戏码,感觉脑子都不够用了。


“抱歉,我的属下做事太粗糙了,你先去换个衣服吧。”松本谦和有理地朝二宫微微地弯了弯腰。


二宫诚惶诚恐地接过浴巾裹着进了浴室,比了比给自己准备的那件半透明轻薄款的T恤短裤套装,觉得自己大概是要被送去暖床了??


唔……有点期待耶……(?)


走出浴室的时候,正看见松本喝了一口红酒,深刻的浓眉微皱起,听到二宫走过来的动静,抬起了头,看到他的衣服的瞬间,轻轻握拳咳了咳。


“对不起,我的属下误会了。”松本换上一副严肃的郑重的神态,“其实我想找你帮忙照看一下我养的柴犬。”


“好的松本大人暖床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唉唉唉?你说什么QAQ”


二宫娇羞地扭着身体,用眼角偷偷瞄一眼松本,却在听清他的话后呆住了。


松本摇了摇手中的杂志,“你不是被评为和柴犬最适合的艺人No.1吗?”


所以呢,那又怎么样???


二宫心中闪过巨大的问号,松本总裁意外地是个天然?


但是当松本家那只傲娇从不理人的柴犬第一眼看到二宫就撒开腿欢快地蹦了过来求抱抱的时候,二宫那句「其实我完全不会养柴犬」只能咽了回去。


他蹲下身,摸摸柴犬的头。柴犬顺从地蹭了蹭他的掌心,毛茸茸的质感让二宫痒痒的。


松本欣慰地看着终于有了精神的柴犬。


“对了,它的名字叫nino。”


“松本先生,”松本的下属走过来都没发出一点声音,“浴桶里已经倒满了水撒上花瓣了,请问您和二宫先生什么时候去使用。”


唉?所以还是要暖床吗?


还有这只狗为什么和我名字一样??


松本抚了抚额,不知道该怎么解开这个误会。






“但是啊,最后还不是给你暖了床。”二宫用手顺着怀里的柴犬的毛,半靠在松本身上,漫不经心地吐槽他。


柴犬「嗷呜」一声,舒服地眯着眼,露出小肚子,躺在二宫的腿上。


“nino~nino~”松本撒娇着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柴犬,却被柴犬别过头低吼了一声。


“……”


二宫好笑地看着自家恋人又被嫌弃了。安慰性地凑过去吻了吻他的脸颊。


松本挑了挑眉,把他按住,擦着他的耳朵说,“不是要给我暖床嘛?”


二宫坏心地用手指戳了戳松本的胸膛,“是嘛,总裁大人。”


松本捉住二宫不安分的手,就把他抵在沙发上深入地亲吻,手也摸入二宫的衬衫里。


“嘶——”松本扯了扯自己的袖口,“nino你咬我干嘛,放,放开。”


一旁的二宫已经笑得乐不可支,摸了摸挺身而出的柴犬,又居高临下地摸了摸松本的头。


——————


提问:松本大金主一开始到底是不是想包养二宫呢?

Juned:

非常喜欢这种↓

团内访谈提到对方/门把之间的message之类的

J:琐碎得可爱的小事

什么‘我把撞衫(?)的T恤穿去团活现场,但是翔君反而没穿(笑)’啦,什么‘翔君笑点低是因为他脑子转得快’啦,翔君这也懂那也懂啦,这个也会那个也会啦

S:总把‘给J的message’写成‘给饭的message’

不遗余力表达:(我看到了)在你们没看到的地方他付出很多。

简单来说两个人都是一个意思:你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有多好(doge) 


----有谁喜欢短发么?

-----我我我!本来是喜欢长发的,前几天看到她,新剪了头发,才发现短发也很好看啊

深情的人才最容易伤害别人啊,被他们深情的姿态吸引过去的,注定就是只能从旁观里面感受到孤独和痛苦了,快乐没法描述,但是痛苦有迹可循…幸福的人总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自有各自的不幸了QAQ

看repo看的超级激动又超级残念…需要好多ninomi来治愈!自扫08场刊+会报w手机软件渣扫

【末子】研究室

哦这个可爱!

Akira:

松本助手 X 二宫博士


因为自己太喜欢就爆字数了(等等


难得的早更,等评论w


  研究室


  


  研究室门口站了一个男人。


  逆光之中二宫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上下打量了一下之后在脑中搜索了一下觉得自家研究室里没有人是这样的身形,斜斜地倚在门上,腰细腿长。走近之后,二宫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短到浓眉以上的斜刘海,下睫毛很长的眼睛看见他之后眨了眨直起身来,清了一下嗓子开了口。


  “请问这里是二宫研究室吗?”


  二宫点点头,心里默默地给眼前的男人打了一个高分,看了看对方刚才倚着的地方旁边清清楚楚写着的【二宫研究室】,显然的明知故问。他刚想问对方是谁,对方才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地从口袋里掏出了名片,“那个,我是今天新来的助手,松本润。”


  他接过了名片皱了一下眉才想起来前两天是招了一个新的助手,把名片放进了口袋二宫拿钥匙开了门,对方却在门外愣着似乎还想问点什么,二宫转了头看他说,“进来吧。”


  对方便走了进来,看了看干净整洁的研究室,二宫开了窗又说,“你去那边的柜子里拿件白大褂穿上吧。”


  语气轻巧得好像被风一吹就散了,眼前的人短短的黑发飞了起来一瞬间遮住了茶色的眼,看不出年龄的脸对着刚刚穿上了白大褂的人笑了起来,猫嘴扬得可爱,“欢迎来到我的研究室,松本君。”


  


  松本坐在从今天开始属于自己的桌子前,把东西一件一件地摆上了桌,抬眼刚好看见不远处透明玻璃房间里的二宫博士。他怎么样都没有想到,在研究室门口等了五分钟等来的第一个看上去好像研究生的男人竟然就是二宫博士,比自己矮上一截的身高,笑起来会微微皱着的鼻子,年轻得好像任何一间大学里的大学生,可是眉眼之间又哪里存了一份成熟。


  和色气。


  不行不行,这样去想自己尊敬的二宫博士可不是一个好现象。松本摇了摇头打开了电脑,抬眼看见房间里面的二宫戴上了眼镜,猫着背缩在电脑前像是在写什么,神色淡定又自信,想象了一下自己以前读到的对方的论文就是这个样子写出来的,松本恍然间有了一种了却了什么心愿的感觉。


  二宫没有为他介绍研究室里的其他人,他便自己主动地和坐在自己周围的助手和研究生们打了招呼,还知道了最近研究室里正在研究事物控。研究室里男男女女都有,到了午休的时间,松本拿出了自己做的便当,免不了引起了围观。


  这年头自己会做便当带来吃的男人可不多,何况是像松本这样高颜值好性格的男人,才短短半日,他就已经被研究室里人快要问穿了家底,其中自然也被问了“有没有女朋友?”这样的问题。


  “没有哦。”他笑了起来,把吃完了的便当盒盖上又用一块紫色的布扎了起来。门在这个时候被敲了两下,是来送外卖的。


  “是Nino的外卖。”后藤助手说着接过了外卖给二宫送了过去,松本看了看外卖又看了看还在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的二宫博士。


  原来二宫博士是外卖派。


  其实从刚才开始松本就一直很在意一件事,为什么研究室的大家都叫二宫博士Nino。


  “Nino是二宫博士的昵称啦,私下我们都这么叫的,二宫博士人温柔又随和,大家都和他关系很好,当着他的面叫他Nino也没问题,你也可以这样叫他的。”


  松本仔细想了想,决定还是先不要叫他Nino了,他还想多叫一段时间“二宫博士”。


  


  手从电脑键盘上移开,二宫往后一仰靠上了椅背伸了一个懒腰,背后的坐垫从椅子上滑了下来,二宫弯腰把它捡了起来,正了正保证不会再掉下来之后起身摘掉了眼镜打算稍微活动一下筋骨。


  想起身倒杯咖啡的松本一抬头就看见二宫博士正对着他扭屁股,不对,是背对着他活动筋骨,他没忍住笑了一声,很轻,旁边人没有听见。松本想了想又问身边的后藤助手,“二宫博士喜欢喝咖啡吗?”


  “Nino喜欢喝黑咖啡,你给他倒一杯送进去吧。”


  正有此意。


  门被敲了两下,二宫说了一声请进,松本便端着咖啡走了进去,对方眨眨眼问“怎么是你?”


  咖啡被放在了桌上,松本笑了起来,挑了挑眉,“因为我是新来的咯?”


  “不会吧,他们竟然欺负新人。”二宫装作惊讶的说,喝了一口咖啡又放下了咖啡杯抬起头来看松本,“有空吗,陪我聊聊吧。”


  


  松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二宫叫去聊天,坐在长椅上看着二宫站在自动贩卖机前的背影稍微有点看入神。二宫走了回来递给了他一罐小豆汤,“喏,请你的。”


  “你怎么……?”松本看了看小豆汤。


  二宫笑了起来,“你提交的申请表上写着呢,爱好,小豆汤。”


  松本吃了一口小豆汤,心想原来二宫博士还是有看过他的申请表的。


  “呐,松本君是什么控?”


  “臀部控吧。”松本没怎么想,诚实地回答了对方。


  “诶竟然是臀部吗?”


  “二宫博士不喜欢臀部吗?”


  “胸是王道吧。”二宫笑了起来,挑了挑眉。


  松本也跟着笑了起来还站起了身,很直接地跳过了这个问题,背对着二宫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屁股,“这样的臀部和这样的臀部,我更喜欢这样的。”


  “噗。”二宫从轻轻地笑变成了捂了嘴笑,还笑出了声,“才不懂啦。”


  “比方说,二宫博士的臀部,我就打99分。”


  忽然被提到自己的臀部的二宫愣了一下,接着问,“还有一分怕我骄傲?”


  “不,是摸不到。”


  二宫博士的耳朵不知道为什么就红了。


  


  “那二宫博士呢?”沉默了一会儿,松本把喝空了的小豆汤罐子扔进了垃圾桶,侧头问二宫。


  “我啊,清嗓子。”


  “……啊?”


  “就是,清了清嗓子之后说‘不好意思,请继续’这种意识的感觉。”


  “不好意思,不太懂。”


  二宫哈哈地笑了起来,没有说话,松本又问其他方面的呢,比如食物之类的。


  “汉堡肉和文字烧。”


  松本愣了一下,想了想觉得简直是小孩子的兴趣,“那算控?”


  “啊呀我对食物没兴趣啦,这两个是难得我喜欢吃的东西。”对方摊了摊手摆出一副有点嫌弃又有点可怜的表情。


  “还真挑食。”松本觉得好笑,可又觉得这个样子的对方好可爱。


  “哦对,还有游戏机。”说着二宫就开始和松本数他家里的游戏机。


  松本听罢,吐了很是到位的槽,“那只能说明你是个宅。”


  “真是不给面子啊,我可是博士。”二宫故意板起了脸,嘴角的笑意却没有全部藏起来,对方发现了便肆无忌惮地点了点头说,“是是,二宫博士。”


  


  二宫觉得这个新来的助手叫的“二宫博士”根本一点诚意都没有,可又喜欢听对方这样叫他,到嘴边的“叫我Nino就好了”硬生生地就是没有说出来,反倒是在几天之后偷偷地把“松本君”换成了“润君”,明明称呼其他助手的时候都好好地叫着姓。


  “怎么,有什么不满吗?”


  又端着黑咖啡进来的松本摇了摇头笑了起来,“没有。”


  有的时候二宫也还是会叫他松本君,尾音微微上扬着,带上一点撒娇,弱化了整句话的命令部分让松本很是受用,和二宫相处很舒服,却绝对不是别的助手和研究生口中所说的温柔随和,明明就任性得很,可是又恰到好处不会让人讨厌。


  反而更加喜欢。


  松本得到了研究室的钥匙,因为二宫博士说他最近在熬夜通关,起不来,然后伸手就把钥匙丢给了陪他关门的松本,“那么开门就拜托你啦,松本君。”


  说着任性话的二宫博士笑容可爱,让松本根本狠不下心拒绝,于是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那么,能不能请二宫博士配合一下我最近的研究课题。”


  “什么?”


  松本走了过去,走到了二宫面前微微低头看他微微撅起的嘴,靠近却是侧头贴上了耳朵,“99分的臀部到底有多软。”


  二宫博士的耳朵不知道为什么又红了。


  趁着对方愣神的时候,松本又晃了晃手中的钥匙,“那么就这样说定了哟二宫博士,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喂喂喂谁同意了。


  


  话是这么说,松本到底是没有这样联系二宫,倒是真的来替二宫开门了,只不过往往门没开多久二宫就到了,头毛翘着满脸倦意,外套口袋里还露着掌机的一角,起床气还没消透的强迫症患者松本助手走了过去,压了压二宫博士头上的呆毛,把掌机塞回了口袋,“干嘛还来得那么早?”


  “想研究有起床气的人的早上。”


  松本没想到对方竟然知道自己有起床气,想了一想,心里想笑,脸上还笑不出便成了怪异的表情倒是把二宫逗笑了。


  “笑什么笑。”


  “松本君真可爱。”


  莫名其妙地就被夸了可爱。松本扁扁嘴,“现在气早消得差不多,你还能研究出什么啊。”


  “既然如此,我去你家住一周好了。”二宫穿上了白大褂戴上了眼镜还装模作样地推了推眼镜,“这样我就可以贴身观察起床气了。”


  “到底是研究起床气还是要研究起床气的人啊。”


  “有区别吗?”他轻轻地笑了起来,伸手扯了扯松本的脸,“大早上的就板着个脸会吓跑女孩子的啦。”


  “哪来的女孩子。”松本拿开了二宫的手放到了唇边,“谁管什么女孩子啊。”


  


  “二宫博士又叫外卖了?”松本皱皱眉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外卖小哥,转头问后藤助手。


  “Nino他什么时候不叫外卖了?”后藤助手连头都没抬,继续写着报告,“话说松本君你还叫他二宫博士啊?”一边的松本没回答,拿上了外卖往二宫的房间走去,眉头皱得更深了。


  门被推开的时候,二宫吓了一跳,还打错了一个字,抬头就看见明显在生气的松本,心里暗喊了一声糟糕。


  “不是说好了不点外卖了的吗,二 宫 博 士。”


  二宫缩了一下,笑了起来,“可是你看,我这不是没时间做便当吗。”


  “那是因为二宫博士光顾着研究勇士怎么打倒恶龙了。不行,明天开始不准再吃外卖了,我给你做便当。”


  “那我要汉堡肉。”


  松本翻了一个白眼,把外卖放到了二宫的桌上,挑了挑眉,“还想要汉堡肉?”


  坐在座位上的二宫博士看了看面前那个气势汹汹的助手,扁了扁嘴,有些委屈,还有没有天理了,助手居然敢凶博士了。但是到底道理还是在对方那里,只好闭了嘴没说话。


  “不然你就自己做,自己做你吃啥我都不说你。”


  “……懒。”


  松本又想翻白眼了,“那就不准挑,听到了没有?”


  “是……”


  “这就对了嘛,Kazu。”浓颜的助手终于笑了起来,如沐春风一般爽朗地笑了起来。推了门出去之后为了以防万一,还嘱咐了一下后藤助手,“如果二宫博士还叫外卖,请一定要阻止他。”


  “诶?好……不过松本君你到底为什么不和我们一样叫他Nino?”


  松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对二宫的称呼跳过了“Nino”直接从“二宫博士”变成了“Kazu”,但是这个理由又不好说,只好瞎扯了起来,“因为我是博士控。”


  其实也不全是假的,他是博士控,二宫博士控,天天想着怎么摸二宫博士的臀部。


  


  告诉你一个秘密,二宫博士的臀部现在是一百分了。


  ——————END——————


(差点今天就发不了文了,断了一晚上网,刚刚才好!)

【一个书签】

Akira:

文太多自己找起来也麻烦,想了想还是做了个整理


只包含:非一章完结及中篇(末子),短篇合集(末子)的第一章链接,二润的短篇整理


点主页里私信上面那个末子组就可以进这个书签了


中篇


《特别》:1  2  3  4  5  6  7  番外


《圈》:正文(1~24)  正文25  番外一  番外二


《随处可见的恋爱故事》:(1)  (2)  (3)  (4)


《Save my life》:(1) (2) (3) (4) (5) 番外


《卧槽(#゚Д゚)更了!》:(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番外


《Dirty Agent》(二润):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与润君互换身体的三天》: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对同期的女装妄想》:(1) (2) (3) (4) (5) 番外一 番外二


《你的声音》:上       番外


《飞鸟》:01~03  04  05~06  07  08  09  10


《合作伙伴的竹马君》:01   02   03   04   05   06


《同学一场》:01  02  03  04  05  06  铃木小妹的日常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单身贵族


《门的后面》:(上) (中) (下)


《六年》:01  02  03  04  05  06


《眼缘》: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番外一


《交换条件》:01  02  03  04  05



不定时更新


游戏组:Gamer  Perfunctory  段子  游戏直播中  直播进行时  txt归档  MJ出差回来那天  情人节的直播


如果在____遇见XX:如果在电车上遇见XX  如果在办公室遇见XX  如果在温泉里遇到XX  如果在更衣室遇见XX


白子小姐的铲屎官们:养猫以后  他说想养猫


 


短篇


恋爱白痴:(上) (下)


认栽:(上) (下)


一层的最后一间房:正文  番外


课代表:课代表  前课代表


告白:告白  告白 续


事后烟:(上) (下) 恋人


拉郎配:(上) (下)


第八年的blog:(上) (下)


晚上9点的地铁:晚上9点的地铁  晚上9点的地铁 续


陪聊男友:(上) (下)


公主头与牛郎头:公主头与牛郎头  走红以后


约定:(上) (下)


夜里忽然想起你:正文  番外


弃坑:(上) (下) 番外


监视:(上) (下) 番外


意外的收获:(上) (下)


吃安利吗:吃安利吗  这安利我吃


星期五的早安:(上) (下)


上司:(上) (下)


玩心:(上) (下) 


我姐好像交了男朋友该怎么办:(上) (下)


意外:(上) (下)



末子短篇合集


《伴》(1)


《绊》(1)


《Alphabet》(1)



二润短篇:


《陷阱》


《No.3会员》


《和萤火虫一样美》


《冬花火》


《点击获取屠龙宝刀》


 


补档总合:补了个档


 


未完结:


《Boss》:设定  01  02  03  04  05  06  07


 


总算是理好了(揉肩


以后更新了也会在这里同步更新的

ninomi和帽子part1

棒球也行手套也行!请扔我

半只蟹钳:

晚上好  今天是

✨ARASHI不想和你说话系列✨

(´・∀・`)(`・3・´)(* ‘◇‘ *)(.゜ー゜)ノノ`∀´ル

有些东西

……还是舍不得呢(

二宫和也的这些年 番外篇·Haru

Nini酱:

二宫和也和haru从出生就认识了。


准确地说,是haru出生没多久二宫就认识了它。


Haru是二宫和也家里养的一只柴犬。


二宫家的haru长着一张标准的柴犬脸,对抛接球的游戏十分痴迷,讨厌邻居家肥胖的猫,喜欢啃骨头,不怕淋雨……


它有着很多和世界上的其他狗相同或者不同的地方。


这世界上真正只属于一个人的东西实在太少了。


所以二宫一直觉得自家那只天天睡不醒的柴犬简直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


只属于二宫和也的礼物。


有很长一段时间二宫都在幻想着某天能够听懂haru说的话,或着haru突然开口用日语跟他交流。


后来他开始明白所有长得可爱或吓人的吉祥物摘掉头套后都会变成满头大汗的大叔。


拥有任意门的哆啦A梦到现在也没找到从未来通往现在的路。


……


但haru是不一样的。


究竟哪里不一样,或许连二宫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固执地这么认为。


十五岁那年,二宫遇到了所谓的灵异事件,说是灵异事件未免也太过严重,但他确实在回家的车上看到了本来不该看到的东西。


二宫记得当时自己正趴在驾驶座的椅背上数红绿灯的秒数,转过头的瞬间便瞥见了副驾驶座上的陌生女人。


回家后二宫生了一场病。


对于这场病二宫其实已经没什么印象了。


只记得自己半梦半醒地睡了很久,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家人压着声音的谈话声,窗外绵延不断的夏日的蝉鸣,还有不知何时跑进屋里的haru低低的呜咽。


二宫是第一次听到haru发出这样的声音,他记得自己还嘟囔了句“haru,别哭了”。


随后家人走过来,把haru从他身边抱开。


那之后他再也没听到haru哭过,那个午后他听到的呜咽声仿佛只是一场昏昏沉沉的梦境。


出道后二宫在家的时间渐渐少了,后来他搬出了家,再后来忙得几乎找不到空回去。


跟家人通电话时,母亲或姐姐偶尔会提起haru。


最近食量好像小了,这两天总是无缘无故在半夜叫起来,脖子上的毛快掉光了,前天下大雨的时候又跑出去了……


“它老了。”和子妈妈这样叹息。


狗像人一样会老。


老了以后呢?


二宫和也从来没想过。


接到姐姐的电话是在一个下着暴雨的晚上。


二宫照旧问了她几句家里的情况,察觉到对方有些心不在焉后便问了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那个,kazu。”姐姐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犹豫,“haru啊,它昨天晚上不知道怎么了不肯回屋子,然后就淋了一夜的雨。”


“诶?”厨房的水开了,二宫摁下手机的扩音键,把它搁在一边,腾出手来泡茶,“不过它以前也老这样啊,没事就喜欢往雨里跑。”


“它生病了,好像很严重。”


茶杯突然就倾斜了下,几滴滚烫的水滴到手背上,二宫低下头,看着被烫到的地方皮肤慢慢地变红。


“kazu,kazu?你在听我说话吗?”电话里姐姐一直在喊他的名字。


“在,我在。”二宫拿起电话,抿了抿唇,“那带它去医院了吗?”


“嗯,下午做完家务就带它去了,医生说haru可能年纪大了……”


后面的话二宫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听进去。


窗外的雨下得太大了。


那些嘈杂的声音好像要把他淹没一样。


他觉得自己恍惚回到了很多年以前那个夏日的午后,在意识迷糊之间耳边响着绵延不绝的蝉鸣,还有趴在他身边的haru的呜咽。


他想,原来狗是害怕淋雨的。


它跟人没什么不一样。


Haru的死是在两天以后。


那天是普通的外景收录日,天气很好,拍摄也很顺利。


休息时相叶雅纪看到二宫在人群外接了个电话,然后便站在原地低着头,看上去像是在发呆。


他犹豫了下,想着要不要上前看看。


这时导演把二宫喊了过去。


接下来的录制过程里,二宫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尽管如此,收工后相叶还是决定等等他。


后者看到他还在时似乎有些惊讶,随后一声不吭地走到他身边。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车门边,谁也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二宫点了根烟,又很快掐灭,然后问他。


“aiba酱,你能听到蝉鸣吗?”


相叶不明所以地抬头,看了看四周:“秋天了,没有蝉了吧。”


“嗯,过了夏天它们就死了。”


有些莫名其妙的对话,相叶敏感地察觉到二宫不对劲,即使他几分钟前还在节目上跟往常一样喊他笨蛋。


“Haru也死了。”


Haru是二宫和也家里养的一只柴犬。


相叶愣在了原地。


他张了几次嘴,试图说出哪怕一句话来,却还是败在了排山倒海般而来的不知所措下。


最后还是二宫抬起头,冲他笑了笑:“它还没参观过阿童木的豪宅呢。”(阿童木是aiba家养的狗。)


相叶鼻子一酸,慌慌张张地扭开脸。


半晌,二宫听到他问:“nino,haru今年几岁了?”


几岁了啊,他只记得它出生后两个月就被抱到了家里。


“二十多岁吧。”


它陪了他二十年。


“是吗?”相叶的声音有点抖,他说,“真短啊。”


短吗?


真的很短。


年少轻狂的时候他甚至觉得发发呆一年也就过去了。


可那却是haru的一生。


迎面刮来的风吹得人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东西。


二宫和也转过身,慢慢捂住了眼睛。